辰纬路辰曲里| 碧海花园| 草坡| 北臧村| 崇寿镇| 玻璃容器厂| 茨岩乡| 波罗赤镇| 枞木山| 曾利葵| 车路| 川南| 崔如孝| 昌岗路| 长西村| 辰康路| 大季家街道| 草堂寺| 城埠坪村| 北源| 查干布拉格| 赤岗街道| 大东路| 杵坭乡| 北塘疃乡| 笔杆胡同| 菜市桥| 滨文高教公寓| 北臧村镇政府| 布伦木沙乡| 长乐新村| 笔架山乡| 兵团医院| 不莱梅| 曹碾| 蔡家岗镇| 布连河| 曾口镇| 苍城镇| 苍洞沟| 滨江工业区| 伯延胜利街| 草洋| 碧洲镇| 大关南八苑| 城前| 大吉祥胡同| 丛台路| 车古乡| 长源村| 长岛区| 彩凤路| 大关东二苑| 赤溪乡| 常州里| 博士后花园| 北窑街道| 船山区| 曹王镇| 春松胡同| 茶陵县| 北新| 晨光路| 缤纷路| 程林街小王庄村道北排| 柴堆乡| 崔家地村| 簸箕山| 抻抖| 大埔村| 仓集镇| 扯筋| 赤姑坑| 大崇乡| 边检站| 长江路九号| 成林道嘉华里栋| 大脚胡同| 边贸旅游区管委会| 操场乡| 昌吉丸子汤| 车站西路| 陈古洞村| 车坊| 车辐山镇| 陈辛庄村| 程林街增兴窑| 垂岗乡| 莼湖镇| 淳福卫| 成灌高速收费站| 城门乡| 陈顺芝| 巢湖路街道| 超级尾坑| 茶扎| 碧峰寺| 北溶乡| 祠山岗茶场| 崔家峪村| 昌平中心公园东门| 察慈社区| 北苑家园| 城南工业园| 柴达木苏木| 北水峪村| 程林街杜庄村| 沧山乡| 大段水库管理局| 称钩驿镇| 碧水园社区| 崔庄村| 昌平南大街| 滨文高教园| 沉湖管委会| 边巴乡| 陈家湖| 大古道巷| 岔里新庄| 翠林一里社区| 蔡紫金村委会| 大关北| 波尔多的历史中心月亮港| 寸滩街道| 兵团农四师七十团| 城南医院| 大江市场| 兵团三团| 长风二村| 城巴总站| 赤西| 椿林乡| 北谭庄乡| 蔡坝| 埠南| 泊子| 草滩乡| 彩印道| 曹家房村| 长安大学渭水校区东门| 城厢区| 闯王镇| 除尘器总厂河上桥| 北辛堡镇| 大东区| 传开小学| 赤洲口| 朝阳公园社区| 车大炮| 常树梁| 长来| 长春巷| 边庄子村| 大官庄| 城林埔| 昌江县| 兵团一八九团| 寸石镇| 长春道| 毕塬东路| 翠里瑶族壮族乡| 晨光到| 北苑小区| 陈家村| 北找子营| 陈丁庄村村委会| 兵团农五师八十四团场| 次渠路口| 波戈溪| 城北虚拟居委会| 玻璃山镇| 城后张家| 碧土县| 长岭街道| 赤竹径| 汴河镇| 廛河回族| 村尾| 北向店乡| 茶山工业区| 城区科技工业园| 碧景园| 查理乡| 长江街| 常山县| 城关满族乡| 翠谷苑| 北纬路东口| 波罗乡| 兵团一八九团| 蔡家榨镇| 彩虹北路| 兵团二二二团农场| 操军镇| 玻璃容器厂| 檗谷村| 璧城镇| 北纸房村| 大后山村| 毕家乡| 大沽南路新城大厦| 大草场| 陈家祠| 菜食河村| 碧峰寺| 翠谷苑| 陈院镇| 仓库| 大东流村| 陈塘口| 兵团农一师十四团| 北张岱村| 墀塘乡| 曾家山| 大房农场| 陈家埭村| 北新家园北口| 程林庄路| 布力彦苏木| 大河岸镇| 常理乡| 大策| 长浜路| 大白杨村北| 菖蒲| 创新| 北小营| 岑兜村| 城市假日广场| 碧朗乡| 昌化镇| 赤湾六路| 大辉渠| 曹二| 长征广场| 春秀路| 大灰厂| 彩虹南路| 长乐路下客站| 程庄路| 大观镇| 大河坎镇| 本寨乡| 蔡西| 勃利镇| 滨角园| 边家| 北阳建村委会| 波罗诺镇| 兵团农一师十团| 灿柯山| 碧水康城| 北沙城乡| 大城乡| 川里| 赤田镇| 长胜湾村| 长河小区| 仓头乡| 北石路| 崇贤乡| 长桥新树| 草芳围| 大基头| 赤岗大塘| 察雅县| 大埕镇| 常河镇| 北沙滩桥西| 城山| 边家村| 陈田村| 大江| 厂窖镇| 百度
跟着牛人学炒股 · 每天进步多一点
同花顺旗下品牌

中兴如何两次错失翻身机会 逐渐被华为拉开距离?

2018-06-25 08:40:26阅读(0

  美国封杀中兴事件成为中美贸易战的第一个拐点。4月16日,美国商务部称,中兴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达成的和解协议,未来7年内(至2018-06-25),将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等任何业务往来。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国技术的制裁条款。

  对于严重依赖于美国供应商的中兴通讯而言,这次制裁将是致命性的打击,也意味着悬于中国科技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斩下。

  同样在贸易战中,为何中兴的老对手华为受到了影响,并未致命,而中兴却被“打入深渊”?抛开贸易战,作为和华为同一起跑线的公司,中兴又是如何被华为越抛越远的?

  作者丨解夏

  来源丨盒饭财经

  中兴与华为的首次交锋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航天部691厂任技术科长的侯为贵,以技术专家的身份被派往美国负责技术和设备引进,这让他认识到了电信产业的力量,后来他回忆说,“在与全球市场的接触中,我明白了一件事:电信产业已经成为一个国家赖以现代化发展的基石和引擎。这让我坚信,中国一定需要自己的通信设备制造商。”

  1985年,43岁的侯为贵创办了深圳中兴半导公司,主要做电子表、电风扇、电子琴、电话机的加工业务。直到1989年,中兴研发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程控交换机,由此转型为通信设备制造商。

  无论是在商业上还是产业中,90年代都是中兴的重要转折点。重新组成的中兴通讯首创了“国有控股,授权经营”的全新模式,通过这一制度设计,侯为贵避免了股东的过多干涉,争取到更多的自由度。

  当时,国内通信市场被被NEC、爱立信、朗讯等国际巨头垄断,包括来自7个国家的8种制式的机型,有“七国八制”之说,国内企业份额微乎其微。到了1998年,时任前信息产业部部长的吴基传,为国内四家已成规模的通信设备制造商取了一个名称——“巨大中华”,分别是巨龙、大唐、中兴和华为,它们成为民族电信制造业的代名词。

  中兴与华为的第一次交锋在1996年。

  当时,侯为贵决定丰富中兴的业务形态,进行多元化布局,开始探索交换、传输、接入、视讯、电源、移动、光通信等领域。同年,在任正非为华为制定的发展计划中,至少有70%的产品与中兴重合。

  在抢占市场上,双方招数各有不同。华为在市场占有率、销售渠道及销售规模上都有一定优势,并组建了一批执行力极强的销售团队四处出击,而中兴则祭出价格利器,企图以低价追击。

  1998年,发生了一幕有趣的事件。在在湖南、河南两省的交换机投标会上,华为递交了一份特别的标书,通过自己与中兴的产品对比,委婉表达了华为在性能上优于中兴。然而,投标会第二天,中兴的标书直接将华为“怼”了回去,成功从华为手中抢走了大额订单。

  紧接着,华为开辟了另一战场:在河南高院和长沙中院起诉中兴,称其将“中兴电源”与“华为电源”进行了引人误解的对比。这起事件吸引了不少媒体,中兴一度被认为有恶意竞争之嫌,双方也因此打响了品牌战争。

  最终,华为被要求赔偿中兴经济损失180.5万元,中兴被要求赔偿华为经济损失89万元。看似中兴略胜一筹,但这起官司由于华为的主动出击,令其在品牌知名度上赢了先发优势。

  最有机会的翻身仗

  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中兴原本有机会追平甚至超过华为,为何却错失良机?

  侯为贵

  1998年,中兴和华为都准备竞标中国联通第一次CDMA95招标项目,但由于和高通公司知识产权问题尚未解决而暂且搁置。

  此时,双方都需要进行战略取舍。华为方面迅速撤掉了原来的CDMA95小组,投入重金转攻CDMA2000。因为任正非认为中国联通在短期内很难上马CDMA项目,且WCDMA是欧洲标准,未来必定是3G市场最大的蛋糕,应该直接选择更为先进的CDMA2000。

  中兴做出了与华为相反的决定,选择继续将重心放在研发CDMA95项目上,投入小部分资源研究CDMA2000标准。这源于侯为贵的分析:联通肯定会上马CDMA项目,而95标准不逊于GSM,从安全性能角度考虑,移动网络不可能不经过95阶段的检验就直接跳到2000,并且即使转向研发2000,也需要95标准的积累。

  中国联通在2001年重新启动招标,最终选用了CDMA95的加强版,中兴中标。

  与此同时,小灵通技术进入中国,华为与中兴再次做出了不同的决策——华为选择放弃,中兴选择主攻。

  华为认为这项技术比较落伍,不出5年就会被淘汰,而中兴认为当时中国移动的移动业务发展迅速,而中国电信的固话业务增长缓慢,中国电信一直想建一个移动网,小灵通刚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两场战役给了中兴追平华为的机会,也看出了华为与中兴两位领导人的战略眼光差异,这为之后的竞争埋下了伏笔。

  2003年,华为年销售额为317亿元,而中兴年销售额已达到251亿元。要知道,这一数据在1996年,华为相当于近3个中兴。

  终端业务与管理上的失误

  手机业务成为双方必争之地。2009年,中兴曾跻身世界前五大智能手机厂商之列,全年出货超过4000万部,直到2011年,中兴手机出货量还是华为的两倍多,中兴原本也应该有更大的赢面,但它再次错失了翻身的机会。

  2012年成为中兴与华为的重要转折点,这一年,中兴出现上市15年来首次亏损,亏损额达28.4亿元,营业收入842.2亿元,同比下降2.4%。中兴给出的理由是国内合同延迟、终端收入下降、国际进度延迟。

  随着小米手机的入场,掀起了新一轮互联网打法的价格战。2013年,移动减少4G合约机的数量和补贴,中兴选择重点拓展海外市场,尤其是北美市场,在国内市场反应相对迟缓,以机海战术加入手机行业的混战,一心做渠道,没能树立良好和独特的品牌形象,反而出现了品控等问题。

  中兴身陷危局时,进行了高层调整,少壮派上位,70后的曾学忠接替60后何士友掌管中兴终端业务,重新调整战略,推出中高端智能手机。虽然首次使中兴营收破千亿,但依然未能扭转其他品牌手机带来的冲击,并且在没有铺好互联网渠道的情况下,放弃了运营商市场,在产品、渠道、营销等方面均未做好。

  2016年,中兴终端业务再度换帅,殷一民负责手机业务,曾学忠负责协助工作。然而,缺乏品牌定位,线上线下渠道均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换帅依然无法解决中兴手机在国内市场的颓势。

  华为手机业务虽比中兴晚几年,且一直做贴牌ODM业务,但在研发和广告上,华为并不保守。在中兴做机海战术时,华为放弃了多款运营商机型,开始专注做精品手机,并向中高端手机市场进击,形成了良好口碑。

  中兴和华为的销售收入差距,已经从2.6倍提高到目前的6倍左右。

  2016年,中兴再次陷入了亏损困局,亏损14.07亿元。这年10月,中兴董事会进行了换帅,原执行副总裁、CTO赵先明当选公司董事长兼总裁 ,中兴原总裁史立荣、原执行副总裁田文果和邱未召三位高管亦从高管名单中消失。

  彼时,这次事件被媒体解读为中兴为破美国禁售令之困而做的妥协。

  2018-06-25,美国商务部称中兴通讯及其三家关联公司因向伊朗转出口美国管制货物,违反美国相关出口禁令,将这四家公司列入美国出口限制名单,禁止美国企业及代理美国产品、技术的厂商向中兴出口相关的技术和产品。

  最终,中兴与美国商务部达成和解协议,而中兴撤换高管就是协议的一部分。在经过近一年时间的谈判后,2017年3月,中兴支付了8.92亿美元巨额罚款。

  而今年4月,美国对中兴的制裁堪称“灭顶之灾”,中兴严重依赖高通芯片,且核心器件大多来自美国。AndroidAuthority估计,中兴通讯设备中25%至30%的组件来自美国,为这些组件寻找新的供应商需要时间,并且在此之前中兴几乎无法出售任何东西。

  任正非

  任正非曾在2012年说,华为需要做手机操作系统和芯片,这主要是处于战略的考虑,因为假如这些垄断者不再对外合作的话,华为自己的操作系统可以顶的上。他认为,华为做手机操作系统的同时,要有限使用其他厂商的芯片,华为的芯片主要是在别人断粮时做备份用。

  此后,华为成功研发出了海思芯片,也争夺了部分话语权,摆脱来自美国上游企业的掌控。这也是中兴在战略思维上落后华为的重要原因。

  此外,与华为的进击的狼性文化相比,中兴温和的牛文化也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逐渐落后的一大原因。而在产业链、业务布局、管理等方面的的差异,造就了今日的中兴被华为越抛越远,经过这次事件,不仅为中兴提了个醒,也为中国科技企业提了个醒,更应聚焦于核“芯”的研发,振兴国内芯片产业,否则永远会有一只阿喀琉斯之踵,也永远将被上游企业掣肘。

同顺号仅为用户提供信息分享、传播及获取的平台,作者的发文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不表明同顺号立场,作者需为自己账号的一切行为负责。

举报 返回
已有--个人赏过
李大霄 您打赏了作者,金额随机
  • 1
  • 2
  • 1
  • 2
  • 1
  • 2
本次打赏仅为娱乐,正式功能敬请期待! 关闭窗口
盒饭财经 返回他的首页
评价 0分

盒饭财经如何?打个分吧

我的评分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   人表态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反馈 收藏 评论 顶部
意见反馈

您有什么问题想要告诉我们?(内容或者商务合作请联系mingjia@myhexin.com)

留下您的联系方式,以便我们向您反馈结果

百度